柒染

江苏高考作文 魂

大家都在摸鱼我也来一发_(:зゝ∠)_
有私设
OOC!!
逻辑混乱的摸鱼产物凑合着吧
萌新第一次发文有不好多多见谅啦

大家好我是狄克推多,今天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二货主人恺撒。
为什么说他是二货,原因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就是之前呢,有个叫楚子航的人失踪了,整个学院的人都不记得他了,哦当然,除了某s级。
然后呢在S级千辛万苦找楚子航的时候,我的主人在分析改不改卡擦了路明非这个祸害奥丁又是哪位龙王一类的东西,完全不着急理会楚子航的问题。
你们肯定会说记忆都被抹掉了哪还会急着找人呢,但是!这个人不一样!他是那个二货的媳妇!然后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该干嘛干嘛,这就很过分了诶!
对了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没有被抹掉记忆,我是武器之中诞生的魂,所以说那个言灵并没有把我也规划在抹除记忆的范畴里。
再过了一段时间,楚子航回来了,被执行部的人硬绑回来的,说是他身上有学院的信号源,但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于是恺撒就决定去审问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路明非的下落来。你们也知道执行部的暴力手段吧?人刚回来的时候身上大大小小的全是伤口,还给打了好几发弗里嘉子弹,昏昏沉沉的被绑着,我看了都心疼,然后恺撒上去就是一脚,毫不留情的那种。
……我当时差点想跳起来给他一jio
楚子航给痛醒了,恺撒就掐着他下巴问:“你身上的信号源是哪来的?”
注意,是掐,不是调情的那种挑。
楚子航眼睛里透出一股不可置信来,他张开嘴,吃力的发出了两个模糊的音节:“恺撒?”
“你是谁?”恺撒骤然警惕起来,他加重手上的力道,另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摸到后腰握住了一管镇静剂。
楚子航原本充满希望的神色突然就暗淡下来,他垂下眼帘不再说话。
恺撒皱起了眉,他再次问道:“你是谁?”语气中的凌厉骤然增加,连我都给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可楚子航依然不说话。
“路明非现在在哪?”
“……”
“从路明非那里知道的我?”
“……”
“你之前是学院的人?为什么学院里没有你的档案?”
“……”
恺撒有些无奈的松开楚子航,从头至尾他除了那句恺撒就在没有说过别的话了,整个人跟提线木偶似的。
“不想说就算了,总有机会让你说的。”
恺撒放下这句话,匆匆离开了。
回到他的住处,他狠狠的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为什么……会感觉他那么熟悉……”
我很无奈的坐在他旁边,连自己老婆都不记得是谁了活该是个单身狗。
“等等,”他突然起身,双眼发直的开始喃喃自语,“没有人记得他,但他身上却有信号源,还有路明非说的那句……”
安铂馆里骤然传出一声低吼:“楚子航!”
……哈?那句话?我脑子一蒙,恺撒已经跑出去了。诶诶诶二货你倒是等等我别跑那么快!
跟着恺撒在校园里飞奔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路明非离开之前揪着恺撒领子怒吼过一句话,“连你也不记得师兄了吗!那你发过的誓言算什么玩意儿!”
等我琢磨完这些,恺撒已经站到了楚子航面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昏昏欲睡的楚子航摇醒了。
“楚子航……?”恺撒一双碧蓝色的眼睛熠熠发光,他盯着楚子航的眼睛,想看出他有没有动摇。
楚子航呆了片刻,也不说话,就用他那双越来越亮的黄金瞳看回去,两个人像有病那样互瞪了片刻,恺撒突然一转身,冲看守的人道:“出去。”“啊……?可是校董……”“出去!别让我说第三遍!”“……哦”看守委委屈屈的退了出去。
“啊……”看着看守完全退出去,恺撒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他双手撑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眼前的人……和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那么熟悉……
记忆碎片在恺撒脑海中不断掠过,一点点勾勒出眼前人从前的样子。
“恺撒……?”
“你只要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楚子航!”恺撒压下痛苦,强撑着问。
楚子航点点头。
“哈,那就好,那就……好。”恺撒晃了晃,似是要倒下去。
我镇定的解开了绑着楚子航的绳子,不要问我一个魂是怎么做到的,我就能。
然而恺撒并没有倒下去,他一把搂住了冲过去的楚子航,将额头抵在他的肩上:“你……回来了。”
楚子航浑身一僵,试探着回抱住恺撒。
“……我回来了。”

是的经过就是这样,二货终于想起了楚子航,终于想起了自己除了是加图索族长卡塞尔毕业学院还有什么身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7)

热度(32)